相关文章

禽兽教师猥亵女生的讲台,距离午休学生的课桌仅一米

涉事班主任吴某东的头像挂在教室门口。

南山区弘基学校教师吴某东,其猥亵女学生恶行近日被曝光。他的行为究竟源自何时?最终又是如何暴露的?教育系统如何看待其人其行?他的犯罪行为背后,隐藏着什么值得我们反思的东西?昨日,晶报记者走访了警方、校方、家长及社会各界,力图还原整个事件真相。

处心积虑

设局祸害小女生

42岁的吴某东, 如今已是阶下囚。在猥亵事件被曝光之前,他南山区弘基学校的二年级语文教师。

如今,吴某东已被弘基学校开除,南山区教育局方面也循例将教师资格撤销了事,南山警方已宣布对其刑拘。知情人透露,关在看守所时,他情绪十分低落,回答警方问话时,总在不停扒拉着自己的手指头。

吴某东的同事忆述,两年前,这位一米六几的湖北籍教师,从深圳的另一所民办学校转来该校任教,并作为班主任从一年级开始带班,也就是几名受害女童所在的这个班级。

知情人透露, 吴某东通过自己的勤奋学习,考取了教师从业资格证。来深圳前,他曾在湖北麻城任教多年——位于鄂豫皖三省交界的这座城市,曾发生3000多名学生“扛着课桌上学”的新闻事件。

2006年,麻城按国务院调整农村中小学布局的相关规定进行“撤点并校”,当时从市一级到各个乡镇,麻城市的中小学迅速撤并。

也就是在这一年,吴某东和妻子来到深圳,并先后辗转两个学校。吴某东的妻子也是一名教师,目前也在南山区某学校任教。

为何他会产生猥亵女学生的念头并公然实施,吴某东的辩解是,自己也说不清楚,可能只是“一时兴起”。但据办案民警介绍,吴某东已交代:其自2012年8月开始,就利用班级中午午休时间或周五放学之后,对女学生进行猥亵。

为了达到目的,他先从班里选出漂亮的女孩做班级干部,职责之一,是午休时在过道里来回监督全班同学是否老实趴在课桌上睡午觉——大约二十几分钟后,在确定全班同学都睡着了之后,吴某东就会授意当天值日监督的女学生班干,到讲台后面去,然后搂住女学生又亲又摸,进行猥亵。警方表示,在审问吴某东时,其承认猥亵3名女学生,但随后警方已核实到,同班有4名女学生遭猥亵。

从去年下半年至今,吴某东所带的这个班级,已有多名女生转学。出于对案情谨慎查办的考虑,南山警方已派员与这些转学女生的家长进行联系,核实是否因遭到吴某东猥亵,才让孩子转学的。

吴某东自己也有一双子女——15岁的女儿目前在湖北老家读书,8岁的儿子在深圳跟随父母,刚入学不久。

而被吴某东猥亵的女学生中,最大的,也只有8岁。

只因为他是老师,大家不敢乱说

南山区弘基学校紧邻繁忙的东滨路,与一般的公立学校相比,这所民办学校规模不大,被周边的建筑包围着,七层的教学楼略显陈旧局促。拥有两千多名学生的弘基学校,是南山区规模最大的一所九年一贯制市一级公益民办学校。学生家长大多是家庭经济条件一般的外来劳务工。

二年级共七个班,每个班级教室门前除有班级号之外,下方还挂有班主任照片及姓名,吴某东是205班的班主任,班上有49名学生,中午不回家的学生都在教室休息,而被查实受到侵害的4名女学生,如今都没来上课。

中午是学生午饭时间,留校学生均在教室就餐。十几名孩子正在教室内吃午饭。关于“那件事”, 一位女生告诉记者:“整个班同学都知道了,学校已另外安排老师带班。” 小女孩说,一般午饭过后,同学们就躺在课桌上午休,班主任则在班内监督。

每天中午12点半至14点,这里的教室,会把窗帘布拉上,门也关上,以遮光让学生更好午休——但如今,校方已改变这种做法并加大巡查力度。

对于班主任吴某东的行为,女生们都羞于谈起。“很恶心!”有女生称,有时班主任就在教室内,趁着一些女生睡觉,上前动手动脚,动静很大。“他以为大家都睡了,其实不少同学都偷偷看到了,只因为他是老师,大家不敢乱说。”

另一名女生告诉晶报记者,吴某东从一年级开始起带课,而那时就“欺负”班上女生,一直持续到二年级事发。被“欺负”的女生有4人,其中有一名女生曾将此事告诉家长,但家长没去找学校,只是想让她读完这个学期后离开。

在这间教室里,吴某东藏身其后、猥亵女学生的讲台,距离第一排课桌的距离,仅仅只有一米左右。

恶行暴露源于一名女学生“娴熟的捶背手法”

吴某东的暴露,源自他班里一名女学生“娴熟的捶背手法”。

“无意当中问起小孩,她在学校忙什么?小孩子竟说,‘最近事可多,还帮老师捶背。’无缘无故怎么帮老师捶背?”家长无意的一句问话,揭开了吴某东黑暗心灵之盖。更让这位家长疑心顿起的是,女儿捶背手法十分熟练。

身为班干部的孩子怯生生说,平时在班级给男老师也这么捶,所以动作力道会掌握得很好——正是这引起了家长的怀疑,孩子在学校上课,有什么原因与理由要给男老师做这么私密的动作?

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生家长告诉晶报记者,与女儿的交谈,让他心生疑虑,而且最近社会上不时曝出老师猥亵学生的事件,更让他感到后怕,细细盘问之下,孩子透露:班主任吴某东会轮流喊班里的女班干为其按背和腿,其间还抚摸女孩的胸部和下体,而且一切都是发生在教室里。“一开始女儿不肯说,慢慢才知还涉及好几个同学。事后女儿说,该老师还特意交待,事情不能跟爸爸妈妈讲。”

让善良的家长欲哭无泪的是,平时在家都有叮嘱孩子,不要让陌生人碰到身体——但孩子说,吴某东告诉她,他是老师,不是陌生人,可以碰。

四名负责在午休时与班主任吴某东在讲台上轮流值守的女学生,被家长带到医院做法医检查发现,女童下体均有炎症。“处女膜没破,就是有炎症和红肿。其中一位女孩比较严重,其他的还好。”

“女儿在学校比较听话,一般老师说什么都信。她们几个都是值日生,也是班上学习成绩最好的学生。”受侵犯女生家长告诉记者,因为害怕,女儿晚上都不敢睡,也知道遇到的不是什么好事情,不愿再回学校了。前晚7点在派出所录口供,当女孩得知民警将嫌犯吴某东带回派出所调查时,“都抱成一团躲在角落里了。”

见过类似的报道,却从没料到这种事竟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的家长,认为老师的道德败坏,同时更是学校的失职,缺乏监管是一方面。昨日上午,家长们围着校方人员责问校方责任,一位家长瞬间情绪失控,当场失声痛哭。

校长欲哭无泪

学校将在教室装摄像头

45岁的弘基学校法人代表、校长钟强不断地摇头叹气,提起这件“家门丑事”,他也欲哭无泪 :“我们万万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,如果早知道,打死都不会用他!”

钟强介绍说,2010年南园小学停办,按照上级教育主管部门的要求,弘基学校接收了850名该校学生和28名老师。吴某东就是当时分流到弘基学校的教师之一。

但提起吴某东在学校的表现,钟强还是显得很客观:“他平时和同事关系非常好,是学校业务骨干,曾被评为学校先进教师。”

“他突然出这事儿,我们都很吃惊,不知道作为老师,他怎么会出现这些举动!”他接着又补充。创办弘基学校累计投入了1000多万。“这件事一出来,我此前所有的心血全白费了,白费了。”

钟强坦言,此前在招聘教师时,学校一般只看其学历是否符合规定,是否有教师资格证,同时,还会询问一些教师的家庭情况,从侧面考察拟聘人员的为人。“可这些特殊的嗜好,是没办法问出来的。”钟强无奈地说。

“不管公安部门最后出什么样的结果,我们首先要尽全力安抚好受害学生和家长,并在今后加强管理工作。现在,我们已在全校老师中通报此事,希望全体老师引以为戒。”钟强说,下一步,学校将增加巡逻次数,尤其是校园内偏僻的角落,“现在学校走廊里都安装了摄像头。”

弘基学校以前还曾计划在每个班教室都安装摄像头,但遭到不少老师反对,认为有第三只眼睛在看着大家,很别扭。“现在,就算老师再反对,学校还是要在班级里全部安装摄像头!”钟强说。

南山区教育局已成立专门工作组

南山区教育局有关负责人告诉晶报记者,该局高度重视弘基学校教师猥亵女生一事,并立即成立了工作小组进驻学校,全力协助公安部门进行调查。对受伤害的孩子,南山区教育局立即安排专业心理教师做好学生的安抚和心理疏导,以尽快消除孩子的心理阴影,尽快回到正常的学习生活中。此外,根据学生家长的意愿及考虑到孩子未来的成长,南山区教育局已安排几名受害学生转学,今天(29日)孩子们就可到新学校上课,以远离此前的环境。

□背景新闻

教育场所竟成猥亵儿童“案发高地”之一

2011年以来,深圳市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猥亵儿童案105件。两年半的时间里,教育场所竟成“案发高地”之一。据统计,2011年,深圳市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猥亵儿童案件42件,2012年为43件,2013年至今20件。

据深圳市检察院透露,和其他城市相比,这一数字并不高,发案趋势也较为平缓——在这些案件中,被猥亵的基本都是女童,大多数在10岁以内。其中,60%以上的案件都是熟人作案。值得注意的是,已有几起猥亵儿童案件的案发场所是教育机构,作案者包括学校老师、保安、校车司机等。

在2012年的一起同类型案件中,宝安区某学校六年级美术老师詹某某在上课过程中,利用指导学生画画的机会,多次抚摸女学生的背部和腰部,后被6名女生指证遭其猥亵。今年5月6日,法院以猥亵儿童罪判处詹某某有期徒刑二年。

紧接着,是吴某东被发现了。

“出现问题,教育机构不可推责。”—— 宝安区检察院检察官余菲菲通过办案发现,目前部分教育机构内部管理较为混乱,监管措施缺失,教职员工的素质参差不齐,在出现问题时经常推卸责任。

“我对学校发生这样的案件感到担忧。学生往往对老师有敬畏心理,受到侵犯不敢告诉家长,导致这类案件的隐蔽性比较强。”——也有一个女儿的母亲余菲菲建议,相关方面要加强师德建设,强化对教师等人员的管理和监督,严防侵害儿童的案件发生。

说法

恳切希望,媒体渐快淡化事件,不要扩大处理。南山区教育部门的做法很好,给孩子转学,让孩子远离受伤害的环境,从而逐步淡化她们心中不好的记忆。这时候就需要心理咨询师告诉孩子:这些不是你的错,你是无辜的。孩子父母的陪伴比心理治疗更重要,父母需要引导孩子、避免谈及类似的话题。若孩子反应激烈,就要防止孩子自我伤害。”还可以尝试小组心理辅导,即将受害的孩子组成一个小组,让她们明白,自己不是孤独的。

——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杨红华

教育系统内一直强调加强师风师德,这其实就是一句空话。老师的思想工作做了那么多,可成效到底有多少?没有一个衡量和考核的标准。教师队伍中混进了这种败类,与社会风气有关,但与教育系统无关,其他系统也有这种败类,只是大家不容许教育系统出现这种人。因为在大家眼里看来,教育是社会上最纯净的地方,干这种事,谈何为人师表?

——一民办学校法人代表

判断强奸与猥亵的关键在于行为人的主观意识,即是否是以发生性关系为目的。判断强奸幼女的标准与强奸妇女的标准是不一样的。若构成强奸罪,一般来说是判3-10年,但若是强奸幼女,则会从重处罚,最重可能判死刑。至于此案,若吴某东没有用性器官接触幼女,而是用手等,则涉嫌猥亵儿童,这个罪也是要从重处罚,一般来说是判5年以下,但若在公共场所则判5-15年,若情节严重,则会重判。

——广东君言律师事务所刘辉

童年时期留下的心理阴影,往往会影响一辈子,也可能会给未来埋下炸弹。因此父母要随时留意观察孩子,一旦发现异常情况,比如回家比平时晚、身体不舒服、情绪闷闷不乐、晚上做噩梦、不愿上学、不愿和异性接触等,一定要注意和缓地询问原因,耐心地帮她开解,避免孩子一个人承受痛苦。

——一办理过猥亵儿童案的检察官

采写:晶报记者 郑毅 肖宇 孙妍 吴欣

摄影:晶报记者 高雷 赖犁

资料支持:通讯员 孟广军